长春新闻网

主页
分享互联网新闻

工人新村来了!共产党承诺的事一定会办成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17:24点击:

  2021年新春佳节来临之际,位于上海市普陀区内环边的、知名度很高的小区曹杨新村,启动了新一轮住房改造签约。改造后,这里几家合用煤卫的情况将得到根本改善,这里的每户居民都将拥有自家独立的厨房间和卫生间。

  70年前的1951年,正在紧张地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中国共产党,一边忙着应对资本家们的各种不配合、不理解,一边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建工人阶级自己的家园——曹杨新村。

  工人阶级“向往的生活”

  1951年,上海提出“市政建设为生产服务,为劳动人民服务”的口号,开始建设曹杨新村。1952年,1002户居民搬入了共计48栋楼的曹杨新村,这是新中国建设的第一个工人新村。虽然每户仅三四十平方米,还要3户人家合用一间公共厨房、卫生间,但是能脚踩木地板,还能用上抽水马桶,是当时工人阶级“向往的生活”。

  这也成为中国共产党“说话算话”的一个重要表现——要让工人阶级、让人民当家做主。史料显示,曹杨新村建成后,上海又开工建设了“二万户”工人新村,在全市的9个区块内共建成了可容纳2万户居民的住房。这些住房同样被分配给工人居住,是名副其实的“工人新村”。此后,上海又以这些工人新村为蓝本,建设了数十万户的工人新村和其他住房,尽可能地改善了上海市民的住房条件。

  “工人新村的建设,使得上海市民特别是工人阶级的住房条件得到改善,同时医疗卫生、文化教育等水平也相应提高。这使得工人阶级感受到了强烈的翻身感,从而产生了对新政权的认同感。”上海社科院历史所党总支副书记、研究员张秀莉说。工人新村的建设,增强了工人阶级建设新上海、新中国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“认识到了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才能够有新的生活。而这对于新政权的稳固来说,尤为重要。”

  曹杨新村位于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以北、曹杨路以西。上世纪50年代初,这里还是大片的农田和空地。1951年,上海市政府工作组市政建设小组调查工人居住情况,选址建设工人新村时,在几个备选方案中,选中了这一地区。

  这里,有大片农田,征地阻力较小,北接真如镇,南接大夏大学(今华东师范大学),可利用土地达3000亩左右,且距离国棉一厂约3.6公里,距离“大自鸣钟”一带工厂也仅4公里。交通便利的同时,又可隔离工厂煤灰烟尘影响,是比较理想的工人居住区域。

  1951年5月,工作组作的《普陀区现有工房调查报告》显示,当时普陀地区各行业工人约7万多人,连同家属在内,粗略估计在20万人左右。他们居住的老工房大多年久失修,又因大量搭盖,随时有倒塌的危险;这些工房仿照上海老式里弄石库门房子建造,楼间距小,采光差,终日要点灯;室内非常拥挤、噪杂,一套房内通常要挤进好几对夫妻和孩子,厨房被改成卧室,只能在楼道里烧饭,脏乱不堪。

  而关于新建工人住宅的建筑标准,共产党人先后考察了位于普陀区、杨浦区的锦绣里、东京里、南英华里的里弄住宅和几家纺织厂的老工房,提出要在原有水平上提高一步,同时也要考虑到这一住宅模式今后能够推广,建议以“简单、朴素、实用”为原则,附带建筑必需的公共设施和整洁的社区环境。

  当时的上海市副市长潘汉年负责主持工人住宅的建设工程,强调要统一筹划全市建筑工房的各项工作,有步骤地解决职工住房困难的问题。

  “感觉特别有面子”

  计划都有了,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,“荷包空空”的中国共产党拿什么给工人们造房子。根据预算,包括房屋、道路、沟渠、征地拆迁和公共建筑等全部费用,概算为325万元(新币,下同)。由于政府财力有限,市政建设委员会原拟号召华东纺织管理局带头响应,再争取私营工厂企业投资。但这一计划因华东纺织管理局资金不足,未能落实。

  最后采取分流的办法,房屋、公共建筑及室外附属工程,由市财政投资,在公共房屋管理处的公共房屋租金中拨付;城市公用事业的建设费用由各有关单位投资。

  曹杨新村第一期工程,于1951年9月开始动工,次年4月全部竣工。整个新村有砖木结构、立帖式2层楼房48幢,167个单元,可分配给1002户人家居住。2层房屋总高度为6米,房屋前后间距13米,为房高的2.17倍,保证了冬季室内有充足的阳光。每户分一大间和一大一小间两种,大间每间净面积约13平方米,小间为5-8平方米。每户均配有简单的抽水马桶,但无洗浴设施(另建有集体公共浴室),灶台和洗衣池为3户合用。


官方微信公众号